待在全黑空间20天是啥感受?那位德州扑克牌手说第三天就开始出现幻觉

本站认证平台《部落先锋》德州扑克比赛平台

牌手里奇·阿勒提(Rich Alati)和罗里·杨(Rory Young)在9月中旬做了个打赌,赌金为10万美元,打赌的内容是:阿勒提会在一个完全无光的密闭空间待够30天,如果阿勒提成功待够30天,罗里就给他10万刀,假如阿勒提挑战失败,那就是他付给罗里10万美金。

关注这两人打赌的不仅德州扑克圈人士,连德州扑克圈外的人也被吸引了过来,当赌约进行到第20天,看到阿勒提依旧还在密室泰然处之的罗里不淡定了,他在那天给阿勒提送食物时发现对方精神状态依旧很好,于是他提出了提前支付62,400美元“买断”这次赌约的提议,阿勒提欣然接受,打赌就此结束。

18号那天,国外媒体《行动网》发表了一篇与这个打赌相关的采访,采访对象正是赌约当事人之一的里奇·阿勒提,当被记者问及这20天待在全黑空间的感受时,阿勒提说他第三天就已经开始出现幻觉。

以下为具体采访内容:

记者:据说你待的那个地方是在维加斯,能跟我们具体描述一下那个房间吗?

阿勒提:我待的那个地方其实是一个公寓主卫,那个浴室是我们通过爱本卜租的,我们单单租了一个浴室,打赌正式开始前,我们让房东过来帮忙重新装潢了一下浴室,把一些地方用木板钉了起来,然后做了隔音和隔光处理,把浴室弄得一点声音和一丝光线都没有。

记者:听说你是在11月21日那天正式进到浴室里的,如果里面是全黑的状态,那你怎么吃东西,又怎么知道你需要的东西在哪个位置?

阿勒提:我提前两天从巴哈马飞到维加斯,到浴室去熟悉环境,自己重新做了一些布置,把衣物集中放在一个地方,然后食物放在一个地方,洗漱用品放在一个地方,并牢牢记住浴缸马桶和水龙头的位置。

记者:毕竟是全黑的空间,走路没有障碍吗?

阿勒提:其实在最开始的前两天我基本是爬行状态,后来觉得已经差不多熟悉了环境,然后就有些得意忘形,走来走去的时候就不像刚开始那么小心翼翼,所以我的头被撞了一两次,但不是什么很严重的伤。

记者:浴室里装了多少个监控摄像头?

阿勒提:大概4-5个,有一些是全天候开机,一些是设置成动态监测状态,其中有一个摄像机有通话功能,那是我跟外界联系的唯一设备,如果我用它说话,外面的人可以听见,如果外面的人对我说话,我也可以听见,那也是罗里联系我的唯一方式。

记者:听说你父亲和两个姐姐也有查看监控内容的权限,你有跟他们聊过天吗?

阿勒提:家里人希望我每天对着摄像机跟外界说3-4次的话,我一开始都有做得到,可大概是到了第三天的时候,我脑子开始出现幻觉,从那天开始我就很努力地试着集中精神不被其他事分心,一直专心冥想了大概一星期,如果不这么做的话,我怕自己最后会变成精神病。

记者:是什么样的幻觉?刚开始听到你们的打赌时,大家比较担心的也是关于幻觉这一点。

阿勒提:一开始是眼前出现一些影子和有颜色的东西,然后我就见到了一辆火车,我跟自己说这不是真实的东西,只是幻觉,曾有一度我很担心自己会一直这么幻想下去,于是我强迫自己睡觉,但睡醒之后,那些幻觉会继续出现,知道不可以避免这些东西,我就渐渐放宽了心,不再那么排斥和恐惧这些幻觉,开始接受这些影像,有一次我甚至在房间看到了一屋子的泡泡,但我一直对自己说:“这不是真的,这不是真的。”可后来我还是跟这些“泡泡”玩了很久。还有一次我在浴室看到了窗子,后来又在天花板看到了一个风扇,但这些东西都是不存在的。我记得有一天我看到天花板打开了,然后天空布满了星星,那个景象真是美极了。

记者:听起来真是挺危险的,那你在里面的作息是怎么样的呢?

阿勒提:进浴室之前我读过一些关于在黑暗中休息,或是在地下室睡觉的文章,有人说他们一次可以睡15-17小时,最多的时候甚至可以睡超过24小时,我也希望自己可以睡那么久,但浴室的条件很简陋,里面没有一张很舒适的大床,所以一旦我躺下,我一般可以睡6-12小时。

记者:你们的协议里说,浴室里装有一个紧急按钮,你可以使用的次数是20次,在里面的这段时间,你有用过这个按钮吗?

阿勒提:只在第一天用过一次,在进浴室前他们一再告诫我这个打赌的危险性,所以他们希望我进去后可以按按钮告知他们我已经选择开始了,他们担心我会晕过去,但完全不会有这个担忧。

记者:听说给你送食物也是有“窍门”的,据说他们会每个3-6天给你送一次食物,而送食物的人也是不同的,目的是不让你猜出已经过去多少天。

阿勒提:我从食物投递的频率猜到的时间,一般会跟实际日期相差一两天这样。

记者:你不用每天丢垃圾吗?食物的口感怎么样?

阿勒提:我们一开始就选中了维加斯当地一个叫“花童”的餐馆,这个餐馆的外卖有个好处就是,吃完后产生的垃圾会非常少,所以只要我能够全部吃完那些食物,那就基本不会有什么垃圾。

记者:你每一天基本是怎么过的?

阿勒提:我给每一天都做了安排,起床时会泡澡或淋浴,然后吃饭,吃完饭就做瑜伽,做完瑜伽就冥想,冥想完之后就又吃一顿饭,我甚至会在里面做一些锻炼,锻炼的花样很多,比如平板支撑,比如仰卧起坐,比如俯卧撑,我甚至会撑着浴缸的边缘去舔里面的水,我记着打赌时,我们还聊过如果我出来之后身材变得更精壮,我还可以多赢1万美金,不过最后我们并没有把它写进协议里。

记者:你会跟自己说话或唱歌吗?

阿勒提:在浴缸的时候会唱唱歌,无聊的时候会吹吹口哨,也会跟自己说话,但不会很大声,在这20天里我想了好多事,脑子转得飞快,大概有过1万5千种想法,幸亏我练了瑜伽、冥想和祷告。

记者:为了这件事你有过什么准备吗?

阿勒提:罗里其实是被我“坑”了,我这几年做的事情一直都是在为这一刻“做准备”,过去这6年,我开始练瑜伽,练冥想,而且还会做祷告,我之前去过巴厘岛,到那里去参加一次“无声”练习,那段日子里我完全不讲话,当你不讲话的时候,你的注意力就会转到你的内心,所以我懂得如何在那件浴室里独处,懂得在需要的时候让自己变得积极起来,正是因为这些年的训练,我才得以赢了这次打赌。

记者:如果一个人不懂得调整自己的心态,事情真的很容易就走上坏的方向。

阿勒提:当我们脑子完全沉浸在有关过去、现在和将来的思绪中,这些想法往往会给我们带来很糟糕的情绪,所以我们需要拥有一种调整自己思绪的能力,而想要及时调整情绪,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如何让自己平静或是冷静下来。

记者:跟我们聊一下打赌提前结束的事吧?

阿勒提:大概在第14天的时候,罗里问我想不想花钱“毁约”,我猜他是想探一探我当时的状态,我当然是拒绝了,2天之后罗里说他自己想“毁约”,但他会给我25,000美元,我想自己都已经待了那么多天,如果就此接受提议,这2万5也太少了点,然后又过了4天,罗里亲自来给我送食物,说把数目提高到6万2,我估算了下自己待在浴室的时长,一开始的时候是拒绝的,感觉少于7万5都是亏,但那时我的意识开始变得有点恍惚,所以想了几分钟后我同意了,最后罗里请了律师过来,商量了一番之后,他支付的数目最后定在62,400美元。

记者:听你父亲说你出来的时候好像是有个仪式之类的?

阿勒提:也不算什么仪式啦,就是他们找了一个摄像记录我出浴室的那一刻,我还记得摄像机上的那个红光真是有够刺激眼睛的,出浴室之前他们其实有给我戴上一副日蚀眼镜,然后整个公寓的房间也把灯光调得很暗,我大概花了36个小时就已经适应了光线,然后就去百乐宫打了一场比赛。

记者:真的假的?!

阿勒提:呵呵,是真的,那场比赛的买入是10,400美元,我闯进了Day3,但最后还是没有进奖励圈,不过我没有遗憾,因为我发挥得很不错,而且我在赛场的时候不断有人过来跟我说打赌的事情,我也是出来后才知道这件事得到了媒体的报道,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,如果我知道这么多人关注这件事,我肯定会一直捱到期满才出来的。

记者:这次独处对你产生了什么影响?

阿勒提:我开始更懂得感受一些“小确幸”了,觉得只是单纯地待在某个地方,或是单纯地跟别人聊天就已经是很幸福的事情,其实我肯定不会这么想,没有打赌前我经常很容易分心,自从出来之后,我变得比以前更专心,心里也更平静,也对别人有了更包容的心,也更懂得欣赏旁人了,我发现自己现在会更快乐,而且健身的效果也更好了,总之就是整个状态比之前好了很多。

记者:这次赢的62,400美元对你意味着什么?

阿勒提:有了这笔钱,我最近一段时间都可以过得比较自在了,不用非得打牌才能维持生活。

本站认证平台《部落先锋》德州扑克比赛平台

免责声明: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,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、暗示和承诺,仅供读者参考,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(内容、图片等),请及时联系本站,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。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