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州扑克游戏牌局:听牌失败all in偷鸡,小伙勇气可嘉!WSOP主赛国际赛夺冠

本站认证平台《部落先锋》德州扑克比赛平台

锦标赛打到最后的牌局一般都没多少意思,因为筹码变浅,牌手频繁在翻前全压。但今天讲的这手牌例外,因为两位选手都做出了一些艰难的决定,让牌局变得很有趣。

这手牌来自2020年WSOP主赛事国际赛的最后一手牌,巴西选手Bruno Botteon(上图左)试图在这手牌做一个大诈唬,引发了很多话题。

这手牌发生在盲注300000/600000,前注(ante)600000的阶段,当时Damian Salas(2750万筹码)在小盲位置用一手未知牌跛入,而Botteon(1040万筹码)低头看到底牌是3♥7♥,他选择过牌。

翻牌是K♣4♣2♥,Botteon过牌,Salas随后也选择过牌。

转牌是6♥,Botteon花顺双抽。

游戏这手强听牌的最好方式是什么呢?应该过牌还是下注?

如果真的决定下注,我们应该确保:如果我们下注后被加注,我们不会被迫放弃一手有大量底池权益的牌。

如果我们下中注或大注,然后被全压,那将是一场灾难,因为我们不得不弃牌。但如果下个60万的小注呢?如果Salas加注,他很可能加注到180万至200万之间,我们可以要么跟注,要么轻松全压。因此,为使我们具有投入最后下注的能力,我们要么下小注要么过牌。如果转牌圈两方都过牌,我们可以看到河牌,如果我们过牌并遇到一个小注,我们可以在赔率良好的情况下跟注。

结果Botteon选择了过牌,Salas下注100万,Botteon(还剩980万筹码)选择过牌-加注到280万

Salas下注100万是个让人纠结的尺度,因为如果我们全压,那会是个很大的超额下注全压。任何K牌或更好牌可以合理地跟注,而且他也可能用任何强听牌跟注。我在这里不太喜欢全压,那么我们应该寻求做一个较小的加注吗?较小加注的问题,是我们有时会打到全压。

我认为这里的玩法是要么跟注要么全压,而后者有很大风险。跟注也没有多少吸引力,因为我们只在约25%的时候完成听牌,这基本上是盈亏平衡的。如果你具有盈亏平衡的底池赔率,而且在后续回合有较好机会打入更多资金,那么你具有潜在底池赔率(implied odds)。有鉴于此,我认为恰当的玩法是跟注去看河牌。

Botteon这种玩法在小盲玩家全压的情况下可能犯下大错,但那种情况并非发生,Salas只是跟注。

河牌是8♣。Botteon错过了听牌,但如果存在一个用非成手牌全压的场合,这很可能是一个。草花同花在这里已经完成,75在这里也构成了顺子,所以河牌是一张可以假装拿到成手牌的好牌。于是,Botteon在底池有740万筹码的情况下,全压了自己的700万筹码。

小伙子勇气可嘉,但遗憾的是,对手Salas用K♦8♥(河牌圈构成的两对)跟注,最终赢下了底池,夺得2020年WSOP主赛事国际赛的冠军。

本站认证平台《部落先锋》德州扑克比赛平台

免责声明: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,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、暗示和承诺,仅供读者参考,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(内容、图片等),请及时联系本站,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。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