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州扑克游戏好文:如何在牌桌上找出自己和对手的漏洞

本站认证平台《部落先锋》德州扑克比赛平台

最近职业牌手Brad Owen、Lynne Ji和Johnnie Moreno在接受扑克媒体采访时,聊了聊如何寻找自己和对手游戏中的漏洞。以下是访谈摘要,来学习一下。

问题一:你们刚开始打牌时在游戏中有哪些漏洞?你们是如何弥补它们的?

Brad Owen:在我的扑克生涯中,因为各种漏洞深受其害,我觉得这都归结于自己在某种程度上缺乏纪律性。有时候是我在疲惫、沮丧和状态不佳的时候(或者我一开始就胜算不大)没有及时退出牌桌。

而最有害、最终导致我破产的,是我在资金管理上缺乏纪律性。我自尊心太强,不想降级。对于我的资金/舒适度来说,我玩得太大了,亏损和更高的生活成本让我感到压力很大,这使我打得更糟。
这是一个恶性循环。每次我上桌,我都觉得我必须赢。当你没有资金压力时,你更容易打好牌,而每天的输赢也没那么重要。我必须汲取这个教训。
现在是我第二次尝试成为职业牌手,我要确保我打的级别是我能负担得起的。在资金管理、游戏选择、甚至财务决策方面,我都非常谨慎和自律。

Lynne Ji:到目前为止,我游戏中的最大漏洞是情绪失控(tilt)和缺乏耐心。我会感到无聊,开始玩我不该玩的牌,如果我输了一个大底池,我就会情绪失控,打得超激进。

为了解决情绪失控问题,我聘请了一位绩效教练,他教了我很多技巧来更好地管理我的情绪。
我开始尝试使用冥想来纠正我的情绪,每周练习几次后,我感觉在牌桌上和牌桌外,情绪都更稳定了一些,对我来说,这是纠正情绪失控的一个好方法。
另外我还有一个很简单,但效果惊人的小技巧。当我情绪不稳定时,就会坐在那里慢慢深呼吸,在吸气时数四拍,屏住呼吸四拍,再呼气,就这样反复循环,直到我感到更平静。

Johnnie Moreno:识别自己的漏洞是扑克中最难的事情之一,尤其是在职业生涯的早期阶段,因为我们倾向于认为如果成绩还不错,那也许就不存在明显的漏洞。

我也不例外。早些时候,我关心的是赢得比赛。我会做出一个调整,以确保更高的获胜机率,例如减少3bet,在盲注位置被动地游戏。结果是我输的底池比较小,但这是有代价的。我很难从大牌那儿榨取到最大价值(当时我没有意识到)。
因为我的结果很好,我很难发觉这个漏洞。高赢率和稳定的每小时盈利暗中阻碍了我的成长。唯一的解决方法是保持学习的心态。
我曾向我的哥哥Andrew Moreno描述过我在小盲位置使用的一种策略,他是一位学识渊博的高水平职业牌手,他认为我必须抛弃这种策略。来自我尊敬和信任的人的建议,让我开始有所反省。
因此,我的总体建议是放下自尊,寻求高水平的培训(通过教练或网站),并采取学习者的心态。

问题二:你们在对手那儿遇到的最令人震惊的漏洞是什么?他们为什么会如此忽视那些漏洞?

Brad Owen:我经常在休闲玩家的现场常规局中看到一个大漏洞,他们在翻前游戏太多牌,而且通常玩得太被动了。跟注太多是种失败的策略。
你往往应该成为一名翻前加注者或3bet者,带动牌局节奏。翻后也是如此。跟注对手所有三条街的下注通常是无利可图的。在常规局中跟注河牌圈下注尤其糟糕,因为所有牌都发出来了,人们很少去诈唬。
我猜想,人们之所以会陷入这种打太多牌和随便跟注的模式,是因为他们只想尽可能多地参与到牌局中。一旦他们到了河牌圈,他们就会感到好奇,必须查证自己是否被诈唬。他们想要一个结论。
有时我也会成为这个漏洞的受害者。我偶尔会在扑克节目中做一些糟糕的河牌圈跟注,因为如果我们看到对手拿着什么牌,视频就会更有意思。我从职业牌手身上看到的重大漏洞主要来自懒惰——没有投入足够的时间打牌,没有投入足够的时间学习,以及糟糕的游戏选择。

Lynne Ji:我发现大多数对手都玩太多的牌。他们中有一些人可能知道自己的这个漏洞,但却没有确切意识到翻前错误的代价有多大。还有一些人休闲玩家根本不在乎这些的漏洞,他们只是为了娱乐。
另一个对手偶尔会有的漏洞是下注尺度。当人们有一手强牌时,他们就想把更多的筹码投入底池;当他们有一手弱牌时,就不怎么往底池投入筹码,但这是一个巨大的错误,也是一个相当普遍的错误。
如果牌局中的人都不怎么关注下注尺度,那么下注尺度的马脚不会带来惩罚。但是,如果有人想把游戏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,我会鼓励他密切关注自己和对手的下注尺度。
我在一些对手身上注意到的最后一个漏洞,是他们玩得有点过于被动。我经常看到人们错过一条街的价值或错过一个明显要诈唬的场合。
想要规避风险符合人的天性,但在扑克中,唯一重要的是EV(期望值)。也许有的人已经发现了这个错误,但却发现这是一个很难纠正的问题。

Johnnie Moreno:我在人们那儿看到的最普通的漏洞是玩得太被动,尤其是在后面位置。2021年,大多数翻前局面已经被扑克软件解决。但是,如果你把翻前问题的答案交给大多数牌手,他们依然会无视这些建议,随心所欲地游戏。
当然,如果他们完全听从了翻前策略,往往会在翻后陷入不舒服的局面。一般来说,Solver软件会在后面位置用宽范围跟注,而大多数牌手不愿意这么做。但一个简单的事实是,待在你的舒适区域内不会有长进。
第二件看起来很明显但更微妙的事情是情绪控制。人们常常确信自己没有情绪失控,但其实他们的策略已经有了些微变化。例如,在经历一次沉痛打击后,你可能会更激进地追逐同花听牌。当然,这并非典型的情绪失控,因为你有很好的胜率,但你接受波动的意愿程度已经改变。

最后,人们在输的时候很难离开牌桌(我过去也遇到过这个问题)。我们宁愿在难啃的牌局中苦苦煎熬,也不愿止损退出。我们知道牌局很漫长,但出于某种原因,我们觉得有必要尝试挽回损失,即使在牌桌上很痛苦。

本站认证平台《部落先锋》德州扑克比赛平台

免责声明: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,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、暗示和承诺,仅供读者参考,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(内容、图片等),请及时联系本站,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。

为您推荐